服務電話:010-68570776 68570774
10萬客戶首選 21年品質追求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要聞 >> 預測與戰略:經濟學家眼中的2020年

預測與戰略:經濟學家眼中的2020年

來源:中國擬在建項目網   2020/01/03   
       告別2019,迎來2020,“十三五”收官在即,在這承前啟后的一年里,中國經濟會向何處去?2020年的機會在哪里?挑戰又來自何方?我們如何應對?這是經濟學家們眼中的2020拼圖。

  預測

  白重恩(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院長、弗里曼經濟學講席教授):挑戰大潛力大

  2020年,我們的經濟發展仍然會面臨比較嚴峻的挑戰,但也有很大潛力,應該保持樂觀。

  如果我們能夠很好地去不斷改革,同時把已經做了決定的改革措施扎實地落實下去,選取比較好的宏觀經濟政策,包括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我們一定可以使經濟發展質量得到進一步提升,能保持比較充分的就業;同時,也能夠保持中高速的增長。

  曹遠征(中銀國際研究公司董事長):不加干預會破6%

  中國經濟增速是結構性轉型,在2010年以后告別兩位數增長。這種結構性的變化,是符合規律的。2019年前三季度6.2%,預計2020年不加干預會破6%,而且2020年會出現前低后平的態勢。在一二季度可能會是洼地,三四季度以后稍微上揚轉平。

  李稻葵(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創始院長、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經濟企穩增速或回升

  中國經濟增長潛力很大,只要做好改革,中國經濟增長前景可期。

  2020年,中國經濟會穩定下來,GDP增速至少與2019年持平,甚至有所回升。

  梁紅(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房地產投資增速可能下滑至6%左右

  預計2020-2021年實際GDP增速可能從2019年的6.1%放緩至5.9%和5.8%。2020年CPI均值可能升至3.8%,而在2021年回落至1.2%。2020年名義GDP增長可能從2019年的7.8%下降至7.3%,而在2021年進一步減速至6.9%。

  預計總投資增速可能在2020年小幅放緩,主要受地產投資減速拖累。另一方面,基建投資增速可能邊際改善,制造業投資仍將經歷結構調整,總體可能保持低位盤整。

  房地產投資增速可能從2019年全年的9.3%(2019年1-9月增長為10.5%)下滑至2020年的6%左右。房地產投資的一系列領先指標(包括土地成交、新開工等)均有邊際走弱跡象。

  此外,受高基數和環比增速下滑的影響,未來幾個季度房地產銷售額同比增速也可能逐漸走弱。根據中金房地產組的預測,2020年房地產銷售額同比增速可能從2019年的5%下滑至1%。同時,房地產新開工面積同比增速可能從2019年前9個月的8.6%下滑至-3%。

  另一方面,由于現金流壓力逐漸加大,預計房地產竣工將邊際加速。此外,預計1-2線城市的地產銷售、土地成交、新開工面積、房地產投資增速等將明顯跑贏其他城市,房地產市場的區域分化將繼續加深。同時,棚改“退潮”(2019年棚改目標僅為285萬套、較2018年減半)可能使得部分中小城市的房地產銷售和投資進一步承壓。

  2020年減稅的力度可能不及2019年。一方面,由于增值稅減稅、社保費率下調分別于2019年4月1日和5月1日起才開始實施,減稅的效果將延續至2020年。另一方面,2020年中央財政繼續支持大幅減稅降費的空間可能相對有限。如2020年進一步減稅,其方向大概率是繼續調降VAT并將稅率向“三檔并兩檔”方向推進。

  預計2020年下半年再降準150個基點。2021年上半年可能仍配合貨幣寬松再降準50個基點。

  春節前降準,主要是考慮到春節長假前通常會面臨1萬億元以上流動性缺口,央行往往需要通過降準或大規模流動性投放來彌補這一季節性缺口。鑒于此,即使春節前后降準,也難將其視為貨幣寬松的明確信號。

  與我們對降息和貨幣擴張的預測路徑一致,預計2020年下半年有更大的降準空間,與LPR/MLF利率下調相協調。

  諸建芳(中信證券研究部首席經濟學家):力保6%左右增速如期實現三大目標

  我們預計,2020年將力爭保持6%左右的經濟增長,如期實現三大目標任務。2020年經濟并無失速風險,“全面小康”所對應的GDP“翻番”目標將得以實現。

  預計2020年經濟增長將呈現出四個特點:基建投資顯著回升,財政加碼幫助對沖地產高位回落;2)PPI通縮壓力減輕,企業盈利邊際改善;3)名義社消增速企穩,汽車消費不再成為拖累項;4)外需壓力不減但凈出口貢獻仍將為正。

  預計經濟在一季度階段性觸底后將開始企穩,后續季度維持6%左右的增速水平。CPI上漲壓力在一季度后明顯緩解,預計全年為3.1%左右。

  人民幣匯率則將減小波動,有望在2020年下半年重回升勢,中間價年末升至6.85水平。

  風險

  曹遠征:內需仍有下行壓力

  2020年內需仍有下行壓力。投資,不多說了。消費,尤其汽車銷量大幅下行,意味著經濟還會下行。在出口不能增長的情況下,投資與消費也不能增長,經濟下行會變快,邏輯上需要有比較寬松的政策,但是貨幣政策的放松遇到了約束。因為最重要的是CPI上升,CPI上升是豬引起來的,是供給引來的問題。

  貨幣政策收緊并不能使物價下降,但是貨幣政策放松一定助長著物價上升,說明貨幣政策放松是有約束的,至少在2020年上半年很難放松?紤]到這次豬是供給側的問題,特別是能繁母豬的下降,改變了豬周期。也就是說,豬肉價格不是6個月一個周期了,很可能會長一點。能繁母豬恢復起來,然后再生下小豬,小豬再變成成品豬,時間預計長一點。物價上漲的態勢和較高物價水平預計將維持兩到三年。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的放松受到影響,惟有的變化是財政擴張。

  財政擴張,預計2020年的財政收入壓力較大,擴大財政只有擴大赤字,赤字率可能在3%以上,今年2.8%提到3%,這是中央財政。其實地方財政已經在擴大,請大家注意,現在允許2019年到2022年三年中間,當年地方政府的預算可以在不超過當年新增債務限額60%以內提前使用下一年新增債務額度,這意味著當年的地方政府財政開支可以擴大到預算的160%。今年開始發行2020年的地方專項債,這會加大基建的投資,以此來頂住經濟下行、頂住去杠桿。

  與此同時,從財政政策方面看,進一步減稅的空間不大,但減費還有空間。最重要的政策是國企股權現在開始劃轉社保,現在劃了10%,今后會繼續加大比例,相應的騰出空間可以給企業減低社保費負擔。

  梁紅:影響因素可能來自去杠桿和房地產政策

  增長主要的下行風險可能來自國內去杠桿加碼和/或房地產相關政策收緊幅度超預期。雖然本輪CPI上漲完全由單一品類的“供給沖擊”導致,理論上貨幣政策不應盯住總體CPI。

  然而,在實際執行層面,央行對CPI沖高的應對以及金融去杠桿的節奏仍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在包商銀行被接管后,中小銀行的去杠桿壓力有所上升,而最終能否實現小銀行“平穩”去杠桿仍有待觀察。在悲觀的情形下,中小銀行去杠桿的進程并不完全“可控”,其中也可能出現階段性流動性緊縮。

  白重恩:防范一哄而上做低效基礎設施投資

  財政政策方面,仍然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但也要有一些新的改變。我們過去的財政政策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很多建設項目,這些建設項目在中國經濟發展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隨著經濟發展水平越來越高,隨著我們經濟建設已經取得了很多成就,進一步做這些大項目的投資,就要更加謹慎。

  我們仍然要努力地去找到社會效益大的基礎設施投資,來繼續做這樣的投資,但也要防范大家一哄而上來做那些低效的基礎設施投資。

  諸建芳:制造業投資拐點遲遲沒來

  2020年的主要壓力點將具體體現在三個方面:持續放緩的外需、動能趨弱的投資、空間有限的貨幣政策。

  從2019年的固定資產投資結構來看,地產“一枝獨秀”,以兩位數的高增速獨力支撐了全年的固定資產投資。但往后看,盡管伴隨著竣工周期的開啟,地產投資韌性仍存,但隨著土地購置費回落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地產投資增速在未來兩個季度的“下臺階”將不可避免。

  而另一方面,制造業投資的拐點則遲遲沒有到來。盡管伴隨庫存的持續走低,2020年可能將迎來新一輪庫存周期的開啟,但從制造業營業收入等前瞻指標觀察,短期制造業投資增速還將繼續“磨底”,明顯回升的可能性較低,這也使得2020年上半年由內生動力所驅動的投資增速不容樂觀。

  從貨幣政策來看,我們認為未來一段時間還將持續處于偏寬態勢。

  主要受豬價及其他蛋白質替代類食品價格等所推動,2020年一季度將迎來CPI通脹的高點。

  2020年為資管新規過渡期的最后一年,預期仍將有數萬億的非標資產面臨轉標或到期贖回壓力。

  2020年是“防風險”三年計劃的最后一年,預計金融的風險還將繼續出清,其中財政政策將進一步用“開前門”的方式來降低隱性債務風險,政府杠桿有望提升以整體優化全社會杠桿結構;而貨幣政策還將進一步處于偏寬區間,整體金融層面的“合理寬!睉B勢將得以保持,表內貸款有望繼續支撐和置換表外融資從而降低金融風險,幫助實體經濟在精準“逆周期調節”下實現經濟的企穩。

  機遇

  曹遠征:政府基礎設施投資會加大

  2020年政府在基礎設施投資會加大,反映中國一個傳統邏輯,中國經濟在出口導向情況下,出口是引領投資的,當出口好明顯就投資,訂單好明年就增工人、增設備、增廠房。當出口不好,投資自然萎縮。這時候就要政府投資,當地方政府沒錢就要中央政府投資。

  我們也注意到2019年發改委公布2020年的投資項目,其中“鐵公基”最大的是開工建設成都到拉薩的鐵路。未來中國的經濟會是什么樣?也跟世界經濟一樣,有博弈,有短期因素、長期因素。

  從長期因素來看,是這三個因素,請大家關注,也是市場上的一個熱點。第一個,5G建設和商用化。第二個,制造業升級,特別是智能制造。第三個,服務業崛起。這是人口老齡化、居民收入提高必然的反映。大家看到這幾年增長最快的是教育、醫療、旅游、休閑這些高端服務業。

  這些都是中國增長的希望,但現在傳統的產業還比較大,這些增長點還不足以撐起整個經濟。未來中國宏觀經濟的主要調控,是為它們創造一個合適的環境,使它快快長大。如果它能長大變成參天大樹,中國的發展與增長就可持續。

  必須深化“五位一體”改革,只有深化改革,破除束縛,積極性才能得到煥發,才能使中國經濟增長可以維持。2020年是“十三五”計劃收官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2021年要開啟“十四五”計劃。所以我們預計“十四五”期間,為了經濟可持續增長,改革是重要方向。

  白重恩:保持充沛流動性控制企業融資成本

  貨幣政策方面,我們仍然需要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有幾個方面要特別注意,一是保持流動性比較充沛,讓企業融資成本能保持在比較合理的水平,但這不是貨幣政策本身就能夠完全解決的。

  我們需要做很大的努力,使貨幣政策傳導的渠道更加暢通,真正讓我們增加的貨幣供給能流到高效的投資項目中,而不是低效的投資項目中,這方面我們還是面臨著很大的挑戰。

  李稻葵:長期培育需求側市場審慎研判國際形勢

  近幾年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了成功,下一階段的重要任務是對需求側市場的長期培育和需求釋放。

  按照官方統計,中國目前有4億中等收入人群。未來經過三個“五年計劃”的努力,如能再挖掘、幫助4億人口提升至中等收入人群水平,中國將有8億的中等收入人群,“那時候內需就非常龐大,經濟基礎也將極其堅固”。

  三條加快實現中等收入群體倍增的政策建議:

  第一,加快推動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適當放開、放寬相應群體在一、二線城市的落戶限制。第二,對于一、二線城市的外來務工人員和入籍的新市民,適當減少其個人所得稅和社會保險的繳納額。第三,通過區域聯動促進城市協調發展,全面提升三、四線城市居民的收入水平。

  此外,中國需要更加審慎地研判國際形勢,為中國經濟發展創造出更寬廣的發展空間。

  諸建芳:重點領域投資還將加快城市群大有可為

  “十三五”規劃綱要的總目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其規劃的各項指標是對實現這一目標的細化與量化,共提出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七個方面的主要目標和25項主要指標。此外,在25個規劃目標之外,還提出165項重大工程,比“十二五”時期增加了25項。

  2018年12月24日發布《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實施中期評估報告》顯示,當時仍有4項指標滯后于時序進度,分別是兩項預期性指標——服務業增加值比重、研發經費投入強度,和兩項約束性指標——新增建設用地規模、地表水劣Ⅴ類水體比例。

  從針對這些目標的中期評估進度可以明顯看到,在“十三五”的收官之年,針對消費及服務業的支持、針對創新研發的支持以及針對城鎮化及環保的支持力度還將繼續加大。

  為完成6%左右的GDP增速目標,基建2020年還將成為重要抓手,投資增速有望回升至6-8%的水平,而更積極的財政政策值得期待。

  從基建的空間來看,城市群未來的發展仍然大有可為,戶籍制度的持續放開、城市群建設的加快以及“交通強國”等戰略的進一步落地將繼續為基建投資提供舞臺。2019年以來,長三角、粵港澳等區域的規劃密集出臺。而從國際經驗來看,對比美國的舊金山灣區和日本的東京都地區,很明顯可以看到,城市群的建設初期人口的集聚會出現在城市群的中心城市(1870年的舊金山市和1960年的東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口會更多向其他三四線的衛星城市集聚。這也為城市群周圍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

  另一方面,我國在2019年開始研究部署老舊城改造等規劃,這也將在一定程度提升基建的投資需求,幫助改善城鎮人民生活。

  而在新基建方面,2019年10月31日正式啟動了5G網絡的商用,這也為未來一段時間在信息化軌道上的基礎設施投資提供新的平臺。

在線閱讀 | 下載 信息簡報 | 項目季報

更多>>擬在建|VIP項目

更多>>項目聚焦

更多>>投資動態

更多>>投資政策

更多>>行業動態

更多>>BHI視點

平码三中三复式计算器